各地政府加快推进地方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

通过定向增发“搭售”不良资产,正成为不少地方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化解不良风险的常态选项。

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截至目前,年内已有广东揭阳农商行、湖南东安农商行和湖南耒阳农商行等18家中小银行披露定增方案。值得注意的是,上述18家中小银行中有11家银行要求认购股份的同时,还必须购买该行的不良资产,甚至出现部分银行“搭售”不良资产的价格高于定增发行价。而大多数接盘方,则为国企或者地方龙头企业。

对此,有银行业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受疫情和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叠加影响,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正在持续上升。业内有不少银行,希望通过定增方式搭售不良资产加快处置力度,提升资本充足率。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尽管这种方式可以在短期内帮助银行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但也仅是短期内缓解银行的压力,其带来的风险外溢也同样需要引起警惕。

18家银行发布定增方案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继续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强化公司治理”,这是继2020年提出“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更好服务中小微企业”后,连续第二年《政府工作报告》关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问题。

实际上,自进入2021年,中小银行正在加速通过定向增发补充资本化解风险。

记者根据证监会发布信息统计,截至5月21日,年内共计有18家中小银行披露定向发行股票说明书,主要包括:湖南沅陵农商行、广东平远农商行、广西陆川农商行、中山农商行、广东龙川农商行、广西凭祥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广东揭东农商行、广东揭阳农商行、湖南东安农商行、安徽凤台农商行、广西融安农商行、广西北部湾银行、湖南耒阳农商行、安徽怀宁农商行、绵阳市商业银行、深圳农商行和江苏启东农商行。

从定向增发的发行主体来看,这类地方中小银行普遍财务实力相对较弱,不仅业务发展能力受限,抗风险能力同样相对薄弱。

以湖南耒阳农商行为例,2019年末和2020年末,该行贷款拨备率分别为5.79%、4.85%,拨备覆盖率分别为73.13%、131.84%,低于监管指标。其发行说明书中解释称是受不良贷真实反映、内部涉案人员违规贷款风险暴露、经济下行及疫情造成部分客户失去偿还能力等因素影响。

近年来,该行不良贷款率高企,截至2019年年末湖南耒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一度飙升至7.91%,后又在核销、清收等措施下,下降至2020年年末的3.68%。湖南耒阳农商行表示,未来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强化内部清收等方式大幅度压降不良贷款后,预计在2021年末,不良贷款占比控制在3%以内。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资本定义,除了利润留存、上市融资、可转债以外,定增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途径,也因此受到了中小银行的青睐。

多家银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表示,通过定向增发有助于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资本净额,确保不良贷款率、资本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持续达到监管标准。

广东揭东农商行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指出,在不考虑发行费用、利润累计等因素的情况下,本次 定向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及认购不良资产完成后,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将达213,660.64万元,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达 18.10%,监管指标情况将得到改善。“随着这类银行自身各项业务的发展,大多希望通过定向发行提高资本充足率,改善资本结构,拓展经营规模,增强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王乐对记者表示。

对此,监管部门也颇为关注。证监会在对湖南东安农商行的定增反馈意见中指出,审核中关注到公司披露本次定向发行价格为1.00元/股,投资者需另行支付1.00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本次定向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15000万股(含),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30000万元(含)。请公司说明是否存在使用募集资金置换不良资产的情形,募集资金是否全部计入公司所有者权益。请会计师、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与此同时,在上述18家中小银行发布的定增方案中,包括广东平远农商行、广西陆川农商行、安徽怀宁农商行和湖南耒阳农商行在内的11家银行在定增方案里要求认购方认购新股份的同时,另行出资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部份不良资产“搭售”价格高于发行价

对于定增“搭售”不良的方式,多家银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指出,首先该方式可以满足监管需要,部分银行多项监管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如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资本充足率等,增资扩股同时处置不良贷款会对上述监管指标带来改善。其次是贯彻国家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政策并实现自身优化股权结构的需要。此外,也是考虑到当前各类风险暴露的可能性和市场环境不确定性因素增加,银行不良贷款反弹和流动性风险管控压力随之加大,利率市场化使银行利差不断收窄,盈利能力受到较大挑战,内生性资本补充能力下降。

广东揭阳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披露,贷款行业结构来看,主要集中在“三农”客户及小微企业,截至2020年09月30日,公司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为5.95%。而农村金融市场面临经济基础薄弱、农产品的同质性、季节性、信用环境较差等特质性风险;相对于大型企业而言,小微企业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这类借款人的信用风险,可能会导致不良贷款增加、贷款损失准备不足,从而给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基于此,广东揭阳农商行认为,尽管公司近年来已采取多项措施控制不良贷款,但是无法保证现有或日后向客户提供贷款的质量不会下降。而不良贷款增加会使公司贷款减值损失上升,从而要求公司提取更多的贷款损失准备,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在地方银行纷纷加大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力度的同时,各地政府也在加快推进地方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

湖南耒阳农商行定向发行说明书显示,2020年7月7日,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联合下发了《耒阳市清收公职人员在耒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的工作方案》(耒清收组通〔2020〕1号),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公、检、法等相关单位参与的农商行不良贷款清收工作领导小组,并将清收任务并分配到乡镇,由乡镇和所在地支行联合清收。

整体而言,上述11家“搭售”不良资产的中小银行中,大多数银行定增股份的发行价格低于每股净资产,“搭售”不良资产价格也在定增发行价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折价。不过,也有部分银行不良资产“搭售”价格高于发行价。

比如,广东平远农商行就表示,公司在综合考虑当前净利润水平、所处行业成长性的特点、每股净资产等多种因素的基础上,确定本次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0元/股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80元/股用于自愿出资购买本公司不良资产。

广东揭阳农商行定向发行说明书同时披露,本次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0元/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4.4631元/股用于自愿出资购买本公司不良资产和抵债资产作为底层资产设立的财产信托受益权。

记者根据梳理的定增“搭售”不良的基本情况发现,目前接盘方多为国企和地方龙头企业,而上述搭售方式带来的风险外溢也同样需要引起警惕。

以湖南耒阳农商行为例,其发行说明书中显示,本次定向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0元/股;但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支付0.95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而此次定向发行对象为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湖南湘江新区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认购股份后两者持有该行股份分别为19.83%和5.95%。本次发行后,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将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且持股比例超过申请人股本的10%。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认为,尽管定增“搭售”不良可以在短期内消减不良贷款压力,但并非长效解决办法。若不在业务模式、风控策略等方面进行调整,不良贷款很可能再次积累。此外,对于投资者而言,也需关注到不良资产处置的风险。(记者 汪青)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